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社会

新闻线索在线提交

登上联合国演讲的“写诗农妇”:做梦都没有想到,替群体发声有意义

来源:猛犸新闻·东方今报 2021-11-26 19:35:17
  • 关注官方微信

  • 天天315维权

猛犸新闻·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赵丹/文图 部分受访人提供

“我叫韩仕梅,是一个来自河南的普通农妇,也有人称我为诗人。半个世纪里,我一直待在薛岗村,不曾想到,有一天我会来到联合国。”11月25日,北京,短发、穿红色外套的韩仕梅用一口亲切的河南话,登台演讲了约6分钟。

当天是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,因写诗走红互联网、起诉离婚获关注的韩仕梅,受联合国妇女署邀请分享经历。

“做梦都没有想到能来北京。”26日早上,刚看完升旗仪式的韩仕梅趁早饭间隙接受了猛犸新闻的采访。

她说演讲完内心很复杂,想到了自己的家庭、类似遭遇的女性,以及很多私信她求助的网友,自己能替群体发声感到很有意义。

农妇登上联合国演讲

韩仕梅几乎没有出过远门,以前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郑州,后来是女儿大学所在的城市。而这次,她不仅受联合国妇女署的邀请传递基层女性声音,还得以到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,参观故宫、长城等。

这次经历,是长年在薛岗村生活的韩仕梅,过去不敢想象的事情。

“挺开心,做梦都没有想到!”韩仕梅对于此次北京之行非常兴奋。整个活动参与下来,她感受到大家对她的关照。演讲登台前,还有认出她的粉丝上前合影。

接到邀请后,韩仕梅第一时间和在外地求学、工作的儿女分享。两个孩子同样替母亲高兴,细心叮嘱她要配合做核酸,途中戴好口罩,证件拿好,天冷穿暖一点。“孩子们都支持我去,不要留下遗憾,告诉我演讲时不要太紧张。”

25日晚,韩仕梅的演讲视频在朋友圈刷屏。

约6分钟的时间,她讲述了自己被暴力对待的前半生,鼓励所有被暴力对待的女性勇敢反抗,追求幸福。她说:

“‘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,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。’我的人生开头毁在了包办婚姻上,没想到,互联网给了我新生。”

“我经历过痛苦,所以明白,因此也希望帮助到更多人,给予她们力量。女性应该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,而在追寻幸福的路上,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尊重我们,看见我们,支持我们。”

“我是在初二时由于家境贫困被迫辍学的,那时我成绩很好。直到现在我还常想,如果我一直把书念下去,没有这桩包办婚姻,应该有机会成为真正的诗人吧。”

“我曾经写过一句诗,‘我已不再沉睡,海浪将我拥起。’希望所有被性别暴力对待过的人,都可以反抗暴力。”

整个演讲过程,韩仕梅显得自然生动,讲到自己的经历时语带哽咽,讲到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尊重女性群体时又透着坚定。

她坦言,自己演讲完内心很复杂,想到了类似遭遇的女性,想到了很多私信她求助的网友,愿意替群体发声,这是她认为参加活动的意义。“我希望中国千千万万个像我这样的女人,勇敢一点面对一切,过得开心快乐。”

一直想走出“包办婚姻”

韩仕梅是河南南阳薛岗村的一位普通女性,是继50岁开始自驾游的苏敏之后,又一位被看见的河南基层女性。

按照韩仕梅的公开演讲,她的人生困在“包办婚姻”里:

“19岁时,因为3000元彩礼,我被我的母亲‘卖给’了我现在的丈夫。此后的30年,我都被这桩包办婚姻折磨着——家中里里外外都要我操心,他却一概不管。我的公公婆婆年龄大了,娶媳妇的钱是借的,要账的人要我还,等于我自己花钱买了我自己。我的丈夫不疼人、不爱说话,只会每天盯着我,还喜欢赌博,我甚至还得替他还赌债。我想离婚,而村里的人只会说我不要脸。在这里,没人理解我,也没人能帮助我。”

如何排解时间带来的焦虑、虚无?仅仅只有初中文化的韩仕梅开始用写诗对抗。她把心里百转千回的心事,解不开的愁绪书写在纸上、墙上,夹杂着拼音和错字,成了诗,发到网上,令她没想到的是,自己找到地方安放一个普通女性无法言喻的复杂情感。

“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,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。”这是韩仕梅打动无数人的一句话。

今年4月,猛犸新闻记者曾到薛岗村采访了韩仕梅以及她的丈夫。她在村里一家工厂的小食堂负责做饭,整个人显得干脆利落,待人礼貌又不失热情;她的丈夫同样在这个厂里打工,外人面前不善言辞。

互联网给韩仕梅打开了一扇窗,而闷头在车间干体力活、偶尔上街给人理个发的丈夫不理解,看到韩仕梅开始天天抱着手机,写诗、读诗,而且家里开始一拨拨来记者,慌了。

按照韩仕梅的说法,几十年的婚姻生活里,即使有了一儿一女,她与丈夫也没有共同语言。待她开始写诗,丈夫更是处处“盯着”自己的举动,阻止她与外界联系。于是她决定起诉离婚。

一个乡村农妇,半辈子没出过河南省,如今儿女大了,一头扎进互联网迷上写诗会友,并要离婚。韩仕梅想到了自己的举动会引起非议,但是她不在乎。“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,日子我要自己过。”

韩仕梅甚至想好了财产分配:夫妻二人拥有500多平方米的二层楼房、10亩田地以及几万元存款,自己全部不要,愿净身出户。

草长莺飞的四月,在薛岗村的田野上,韩仕梅用一句颇有诗意的话表达心声:“想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

之后,韩仕梅到当地法院起诉离婚,后来因为怕影响即将高考的女儿,她选择撤诉,继续和丈夫生活在一起。

这次到北京演讲,她说:“我还在考虑离婚,结束30年的痛苦与困顿,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;我还鼓励孩子们自由恋爱,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。”

对此,韩仕梅表示自己确实仍有这个想法,等回去歇一歇再说。

诗对一位农妇意味着什么?

南阳薛岗村,韩仕梅家里的二层楼房坐落在村庄尽头,门前就是马路,房前屋后种着油菜花和豌豆,远处搭眼一瞧是麦田,一条土狗卧在门口。

楼上原来租给了一家公司,楼下是夫妻二人的卧室,以及客厅、厨房。但是韩仕梅在楼上给自己收拾出一方天地,生气了就把丈夫锁在外头,一个人看看书,或者在女儿不用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地书写心事。

后来她越写越多,麦田、油菜花、田埂、细雨,甚至是网上看到的一张图片,都是她灵感的来源。无论是在田间劳作,还是在打工的小厨房手起刀落烹炒煎炸,文字会主动跑出来。她身在幽静乡村,仿佛能看到远山、绿水、青荷、飞驰的骏马。

去年4月,韩仕梅偶然在平台上看到有人写诗,这给她带来启发,于是一边自己摸索着学习使用智能手机,偶尔发发随手拍的乡间的花,田野风景,并配上平时写的“顺口溜”——她一开始并不认为自己写的是诗。

第一首上传网络的“诗”是在追忆青春:

“是谁心里空荡荡,是谁心里好凄凉,是谁脸颊泪两行,是谁总把事来扛,是谁伤透了心房,是谁孤灯自欣赏;谁是我,我是谁,时光匆匆如流水,掠走姑娘的青春梦,花容月貌追不回。”

写完之后,韩仕梅感觉心里的郁结愁闷被排解不少,更令她意外的是,她的诗立刻有了回响,网友们留言夸她写得好,写得真实。

“我的情感被接住了,这是我从没体会过的感觉。”韩仕梅觉得很新奇,之后坚持写作并上传网络。

她苦吟脆弱:“高山下清水旁,古道弯又长。雁南飞暗神伤,隔山隔水又隔梁。低吟浅唱泪两行,夜寒冷,烛无光。汝女恨夜长。”

从去年4月到现在,韩仕梅共上传了274个作品,文字的感觉越来越好。

她这样写中秋:“湖水漾漾柳丝长,冷露霜浸菊泛黄。夜深月圆更未尽,天涯共诗吟桂香。”

她这样诉孤独:“西山纵立烟雨中,重重山脉难相逢。万壑琼花悄不见,唤得楼兰闻潮声。”

韩仕梅感慨,诗歌对她来说是生活的一扇窗,只有在构思词句的时候,她才可以从被困住的生活中探出头来透口气,不再去想种种烦恼。

意外的收获

通过上网和写诗,韩仕梅还会接到一些女孩的求助,甚至影响别人、帮助他人,这也让她觉得自己做的有意义,会更加认真写好每一个字,人生有了新的追求目标。

有位女孩联系韩仕梅,自称是在山东上大学,因为家里重男轻女,自己一直感受不到母亲的爱意,曾经有过极端念头。她了解韩仕梅的事迹,觉得自己其实挺幸运的,会经常看韩仕梅的诗句,并从中收获平静。

韩仕梅努力劝慰女孩放下。在断断续续的沟通中,会和她说,不管怎么样,母亲给你养大,供你考上大学,多想想她的好处。两人联系很密切,就在韩仕梅到北京参加活动演讲完,女孩还给她发来消息。

还有个自称湖北的17岁女孩,她告诉韩仕梅,自己的弟弟刚上一年级,因为母亲长期受到家暴也想离婚,却考虑到家庭一直没有勇气。面对这个比自己女儿还小的女孩,韩仕梅很心疼,和她说:“妞,对你妈妈好一点。”她们两人联系也很密切,多半是韩仕梅把她当做女儿一样去劝慰。

类似这样的求助还有很多。

“好多网友发私信说我的诗给她们‘治好了’,说我的诗是自然流淌的,让她们受到了感染。这让我很惊讶。”韩仕梅笑道,自己写诗的初衷是抒发郁结的情感,没想到还能影响到别人,这令她始料未及。

除了帮助这些孩子,韩仕梅也结识了很多同龄女性,仿佛认识了相通的灵魂。

有位女粉丝经常给她发自己拍的风景图片,供她找寻灵感写诗;有个年龄相仿的女性,给她倾诉在家照看孙辈,得了抑郁症;有诗友与她探讨写诗;有粉丝要地址想寄东西给她……

还有粉丝鼓励韩仕梅,一定要写下去,有机会多走出去开阔视野,提高写作能力。

这些种种,都让韩仕梅坚定了继续写下去的信念。

“如果有机会会考虑出诗集吗?”记者问。

 

“那是再好不过啦。”韩仕梅哈哈大笑。

责任编辑:兰明群
有新闻想爆料?请登录《今报网呼叫中心》( http://www.jinbw.com.cn/call)、拨打新闻热线0371-65830000,或登录东方今报官方微信、微博(@东方今报)提供新闻线索,联系邮箱:jinbw2004@126.com。
  • 时政
  • 河南
  • 社会
  • 民生
  • 财经
  • 教育
  • 行业
  • 综合

东方今报|资源手册|呼叫中心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技术服务中心

Copyright © 2005 - 2020 JINB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制作单位:东方今报·今报网编辑部  版权所有:东方今报社
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