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社会

新闻线索在线提交

河南“写诗农妇”出圈儿:在诗歌中找到释放自己的出口

来源:猛犸新闻·东方今报 2021-04-15 01:40:16
  • 关注官方微信

  • 天天315维权

    韩仕梅起诉离婚了。愿净身出户。法院已立案。丈夫找来妻弟当说客,败在韩仕梅的眼泪里。

    不到50岁的她,是近期继自驾游的苏敏之后,又一位被看见的河南基层女性。

    她用写诗对抗时间带来的焦虑、虚无,被称作写诗农妇,因身份和行为的反差出圈。□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首席记者 赵丹/文图

    》》起诉离婚

    上海的律师来了,一直想离婚的韩仕梅觉得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4月8日晚,在公司“小伙房”做完饭下班,她赶到南阳市淅川县一家酒店,见到了律师。约两个小时内,她讲述自己多年的婚姻生活,吃过的苦头,表示迫不及待想脱离这个由母亲一手包办的婚姻。说到伤心处会落泪。

    年轻律师叫庄金龙,来自上海红辉律师事务所,唤韩仕梅“韩阿姨”。

    见面前,他看了相关报道,觉得韩仕梅“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”,她虽然文化水平不高,但是能写出优美的诗歌。通过交谈,他进一步感知,韩仕梅“是一个表达能力和表达欲望比较强的人”,感情也很丰富,人很聪明能干。

    “韩阿姨也代表了农村的一类妇女,父母包办婚姻,夫妻二人并没有太多感情基础,生活经历了很多困苦,大部分人就这样认命了,但她想要追寻自由和真爱,选择离婚。”

    在向韩仕梅当面确认其离婚意愿,并签署了相关法律文书和授权委托书之后,庄金龙表示愿意免费帮助她处理相关事宜,正式代理了她的离婚案件。

    起诉前一天,韩仕梅联系了现在广州工作的儿子,以及正在当地上高中的女儿。“儿子同意,女儿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起诉离婚一事,丈夫王某明很快知道了。“他一会儿说不同意,一会儿说4月底同意离,什么都不要。”不过,韩仕梅对丈夫的说法有些不屑,“他就是瞎说,耍赖,一直找借口拖着。”

    不出她所料,丈夫开始搬救兵,让韩仕梅弟弟当说客。弟弟开导她,都四五十岁的人了,折腾什么,离婚也不怕人说闲话?她哭了,说随便别人怎么说,“你们不是我,不知道我心底的苦!”弟弟缓和了语气,说改天再聊,韩仕梅没要这个台阶,态度很强硬,称改天聊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”这次,天蝎座的韩仕梅铁了心要离婚,一次不行,再接着起诉。

    》》无法自主的命运

    一个近50岁的乡村农妇,半辈子没出过河南省,如今儿女大了,一头扎进互联网迷上写诗会友,并要离婚。韩仕梅想到了自己的举动会引起非议,但是她不在乎。“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,日子我要自己过。”

    离婚有何诉求?以后的日子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啥都不要,都给他吧。”韩仕梅快速盘算了家里的财产——夫妻二人拥有500多平方米的二层楼房、10亩田地以及“5万”存款,自己全部不要,愿净身出户。

    对于以后的日子,她想象着能过上“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,像小鸟一样飞翔”。说这句话时,她正站在田埂上,微笑抬头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说得再实际点,韩仕梅打算先出去租房子,再找个挣钱多的工作,“不在家附近打工,老头子(指丈夫)会缠着不放。”

    至于未来人生另一半,她的设想是,能找到了就找,找不到就算了。“想找个知我懂我疼我的人,我自己也懂他,彼此相爱,一定会过得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离婚的念头,在韩仕梅的脑海里已经转悠了很多年。她形容自己的婚姻是母亲一手包办,从一开始就不满意。

    韩家兄弟姊妹6个,在韩仕梅的记忆里,没有从原生家庭获得多少爱的母亲,也不知道如何爱自己的孩子,“强势,控制欲强”。对于自己和几个姐姐的婚姻大事,韩仕梅认为均是母亲包办婚姻的结果。她19岁那年,母亲主张把她许给一个没有感情基础且木讷甚至“智力有轻微障碍”的男人——现在的丈夫王某明。

    韩仕梅一直想反抗来着,母亲呵斥:“就你这鳖样还捣蛋!”也就作罢了。收了3000元彩礼后,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。22岁,她进了王某明的家门。

    王某明家里条件不好,韩仕梅嫁进来第一件大事是帮夫家还债。

    她能干,怀着孩子也能忙里忙外;她也能吃苦,拉钢筋水泥,像男人一样打零工。在她的记忆里,丈夫王某明没有责任心,“家里倒个油瓶也不会扶”。2004年,又迷上了赌博,“最多时一晚上输了180块,那时候的180块可顶事儿。”

    如是种种,让韩仕梅失望,甚至曾经想落发出家。

    直到儿女大了,她才感觉丈夫王某明转变了。开始努力挣钱,发了工资上交,人也变勤快了,平时抽个烟,也不怎么喝酒。

    磕磕绊绊几十年,日子就这么过了。但是从去年开始,韩仕梅离婚的想法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互联网给韩仕梅打开了一扇窗,而闷头在车间干体力活、偶尔上街给人理个发的丈夫不理解,看到韩仕梅开始天天抱着手机,写诗、读诗,而且家里开始一拨拨来记者,慌了。

    “记者一来,有时他骂人家,还要打人家。”韩仕梅很生气,自己接受记者采访,他也要跟着、守着。王某明也不让韩仕梅往网上发照片,因为有人给他开玩笑,“你老婆那鳖样,还发照片到网上”。这引起了韩仕梅的反感,怼回去:“平台上也没有规定丑八怪不能发照片。”

    在韩仕梅看来,自己婚姻生活不如意,上网、写诗照亮了自己的平淡生活,是释放悲欢情绪的出口,可是木讷丈夫不理解,还要阻止。

    韩仕梅想拥有一个安静的空间,能让她沉浸诗句逃离现实,夫妻也应该有边界感,可是“死活分不掉”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,韩仕梅就在心底埋怨母亲。她认为是母亲包办婚姻造成自己一生不幸福。

    所以在面对自己的俩孩子时,无论是教育还是婚姻大事,韩仕梅绝对不干涉、不强迫,毕竟是儿女一辈子的事。

    》》把写诗当出口

    日子平淡苦闷,孩子又大了,一个中年女性如何安放精神家园?多思善感的韩仕梅以诗句抒发心中郁结。

    一开始,韩仕梅偶尔发发随手拍的乡间的花,田野风景,配上平时写的“顺口溜”——她并不认为自己写的是诗,没料想引来了粉丝,引来了媒体。后来越写越多,麦田、油菜花、田埂、细雨,甚至是网上看到的一张图片,都是她灵感的来源。无论是在田间劳作,还是在打工的小厨房手起刀落,烹炒煎炸,句子会主动跑出来,身在幽静乡村,仿佛能看到远山、绿水、青荷、飞驰的骏马。

    4月11日凌晨5点,韩仕梅更新一首名为《真爱》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真爱血脉相连,动一发揪心弦,我用柔纱轻吻你的伤口,让你不再有苦痛,只有甘甜。我用双手捧来万道暖阳,来烘干你热泪盈眶。我问药王借二两蜂糖,(在你喝药时)不在(应为‘再’——记者注)感到心酸与苦涩。我愿化作月影为你做伴,在慢(应为‘漫’——记者注)长的黑夜里,让你不在(应为‘再’——记者注)感到孤单。我愿化梦步入你的心田,牵着你的手,走遍万水千山,赏华山论剑,观碧海蓝天。”

    韩仕梅曾说,她写的东西就是“瞎编的顺口溜”,这个作品看起来比较简单易懂,还有错别字,但是力求押韵,细思起来既有作者细腻的心事,也有“赏华山论剑”的洒脱情怀。

    发布15小时后,收获154条评论。有人夸赞,有人回几句诗,韩仕梅会拣几条回复。

    其实韩仕梅从去年4月才开始把诗发到网上,她给每一首诗配上一张山水图画做背景,还有一曲悲伤的音乐。如今她已陆续发表了140多首诗,拥有了3000多粉丝。

    她追忆青春:

    “是谁心里空荡荡,是谁心里好凄凉,是谁脸颊泪两行,是谁总把事来扛,是谁伤透了心房,是谁孤灯自欣赏;谁是我,我是谁,时光匆匆如流水,掠走姑娘的青春梦,花容月貌追不回。”

    她苦吟脆弱:

    “高山下清水旁,古道弯又长。雁南飞暗神伤,隔山隔水又隔梁。

    低吟浅唱泪两行,夜寒冷,烛无光。汝女恨夜长。”

    500多平方米的二层楼房空空荡荡,又嗡嗡作响,她只觉得阵阵冷意。

    韩仕梅的家确实很大,二层楼房坐落在村庄尽头,门前就是马路,房前屋后种着油菜花和豌豆,远处搭眼一瞧是麦田,一条土狗卧在当门口。

    楼下是夫妻二人的卧室,以及客厅、厨房,屋里陈设简单。楼上原来租给了一家公司,财务室、总经理室等招牌,至今没有卸下来。如今,韩仕梅把总工室铺了张床,生气了就把丈夫锁在外头,自己看看媒体寄来的书,在女儿不用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写诗。

    那是她自己的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除了写诗,韩仕梅也喜欢唱歌,在四月的田野间敢放声高歌。她也萌生过写写自己生平的想法。不过眼下最喜欢写诗,未来会继续写下去,“我感觉不是那么苦闷了,有啥心事都能写出来。”

责任编辑:郑国锋
有新闻想爆料?请登录《今报网呼叫中心》( http://www.jinbw.com.cn/call)、拨打新闻热线0371-65830000,或登录东方今报官方微信、微博(@东方今报)提供新闻线索,联系邮箱:jinbw2004@126.com。
  • 时政
  • 河南
  • 社会
  • 民生
  • 财经
  • 教育
  • 行业
  • 综合

东方今报|资源手册|呼叫中心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技术服务中心

Copyright © 2005 - 2020 JINB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制作单位:东方今报·今报网编辑部  版权所有:东方今报社

关注我们